天津:大数据赋能让城市更智慧

文章正文
2020-07-09 22:22

  天津北方网讯:有人说,城市是一个躯干,人便是在躯干中奔流不息的血液。

  作为生活在城市中的人,我们享受着日益便捷的城市生活,但同时也在“城市病”的泥沼中越陷越深——不仅深受交通拥堵、住房紧张、环境污染、秩序混乱等传统城市病困扰,还要随时准备经受气候变化等新城市问题的挑战。在第四届世界智能大会城市能源大数据高峰论坛上关于数字赋能,智慧能源进行了深入研讨,把能源生产和消费各个环节用数据的方式协同优化助力于智慧城市的发展。论坛发布了《天津城市能源大数据发展白皮书2020》,为国内外能源领域洞察能源数字世界提供参考借鉴,通过天津的实践,希望更多城市能在大数据和科技力量的加持下,逐渐变得更智慧。

  智慧城市的想象空间

  智慧城市的一个核心驱动因素是创造可持续生活的需要。人口正呈指数增长,随之而来的是资源需求的增加、资源的有效配置和废物的最佳处理。而智慧城市的提出,已经成为推动提升城市治理水平、提高公共服务质量、破解大城市病、发展数字产业的战略选择。随着“智慧城市”概念的深入,许多城市规划已由以前的“无线城市”“数字城市”逐渐升级到“智慧城市”。天津市能源大数据中心深化能源数据的融合共享,已推出服务政府决策、企业用能、居民生活、疫情防控等4大类30项数据产品,在洞悉经济活力、助力产业升级、支撑社会节能减排、服务百姓节约用能等方面成效明显,为能源革命先锋城市建设提供了坚强保障。随着5G技术的普及和推广,大数据、人工智能与物联网交互的一次迭代升级,无疑为天津发展提供了无限想象的空间。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我国新业态新领域如雨后春笋般快速发展,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就让我们认识到了信息技术深度融合与数字化转型所带来的巨大效益。从学习到办公,从医疗到教育,从娱乐到消费,每个人都能在这段特殊时期感受到网络创新的便利、技术变革的红利。大数据赋能智慧能源的成功实践,天津通过大数据共享打破信息孤岛,实现资源优化配置,提升效率,因为打通数据涉及到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新基建等一系列的技术与城市发展相融合,通过互联互通,跨层级、跨地域、跨系统、跨部门、跨业务进行协同管理和服务,将过去各自为政的状态在大数据的作用下,让城市管理、服务模式、产业布局、消费供需更加合理,更加透明高效,随着5G商用加速推进、AI等数字技术进入大规模应用阶段、天津治理方式也发生着深刻变化,涉及民生领域的建设成为当下推动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着力点和突破口。

  天津经验的借鉴

  天津紧紧抓住大数据、人工智能和5G赋能的先发优势不放,积极探索,大胆创新,加速城市产业的升级。《天津城市能源大数据发展白皮书2020》指出,以能源数字化为基础,天津智慧能源小镇建设、综合能源服务方兴未艾,零能耗智慧建筑、主动抢修、智慧能源公建等一批创新成果投入应用,白皮书首次明确以规模性、广泛性、多样性、及时性、价值性、准确性“六大特征”为核心的能源大数据内涵描述,创造性提出以“搭平台、汇数据、创试点、拓应用”为主体的能源大数据实施路线,为城市能源大数据发展提供了借鉴。

  大数据赋能智慧城市的核心

  以天津对智能城市的实践出发,看时下各地建设智慧城市的关注点。有智库研究指出,在不少地方,智慧城市是推动城市化的一个强有力的概念,但智慧城市的发展也多落在科技硬件上,变成一个个智慧项目。反思智慧城市的发展,应该认识到,发展智慧城市必须把握两个核心:一个核心是城市本身,不论是什么样的智慧城市,都是以技术手段改进来服务于整个城市系统。智慧城市的发展应该注重系统性,而不只是城市局面的高科技改造。另一个核心则是人。城市的发展应该以人为本,智慧城市建设也不能偏离这个核心。如果忽视了人的需要,建设智慧城市就会变成“暴力式”的技术应用过程。智慧城市建设不是对城市局部打一针“新技术吗啡”,也不是对城市进行的大规模新技术应用试验,而应该是围绕提升城市系统服务和人的宜居性而进行的城市改进。世界著名规划学家简•雅各布斯曾说,“如果一个城市的街道看起来充满趣味性,那么城市也会显得很有趣;如果街道看上去沉闷,那么城市也是沉闷的。”也就是说,城市的活力在于人。城市是人的居住和生活组织系统,而不是单调的空间、交通系统。

  环视全球,世界各国对于“智慧城市”建设所选择的实践路径不尽相同。美国提出智慧城市概念的目的具有强烈的商业色彩,即通过这一概念实现美国优势产业在全球的又一次优势超越。而东亚国家由于其历史、文化和政治体制等的影响以及经济发展的客观需求,往往期望系统性地构建智慧城市的样板。

  史蒂芬·列维特在《魔鬼经济学》中讲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当人们讨论如何减肥的时候,他们煞费苦心地比较米饭和馒头的热量值,对并不显著的差值争论地面红耳赤,但减肥办法其实显而易见:无论米饭还是馒头,少吃才是王道。同样,在智慧城市的建设中,人们也陷入了“技术至上陷阱”。如同城市更新有其社会学意义,城市作为一个典型的复杂系统,我们应该用多重的动态视角观察城市的生长与演化,“技术控”显然是短视的。但是,这些观点并不是反对在城市发展中引入和应用智能技术,因为数字化转型不可阻挡。

  新基建助推5G建设促进万物互联

  从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来看,稳投资势必要挑起大梁。此次疫情对传统消费旺季带来冲击,对投资冲击要小一些,且基建投资仍以政府投资为主导,稳基建能更快起到托底经济的作用。“新基建”有着更多科技内涵,其聚焦的领域比如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等都是面向未来的“硬核科技”,有理由相信,随着5G、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新基建将成为各个城市发展的新动能。5G的普及和广泛应用,在万物互联中会重新界定“衣、食、住、行、康、养、医、教”美好生活体验,IPV6强大的万物数据流在5G的高速通道将重新进行生态聚合,灵活部署、跨界复制、文化融合、安全保障等领域构建全息的物联系统,城市商业将会重新洗牌,从传统的数据仓库将会立体全息互联互通,数据在彼此关联中相互作用,相互影响,迭代更行,场景智能,这就为全息的智能城市提供可以想象的空间,未来不是人控制数据,而是数据在自动学习中会更好的服务智能城市和智能物联网以及人类的全方位美好生活,为人的行为计算出更多精准的标签,数据让需求更精准的匹配,生活质量更加精准量化,未来是智能数据编制共生的全息系统,我们要做好迎接美好未来的准备。从实际生活和发展的眼光来看,城市更加智慧、更为智能,肯定会让我们生活得更便利,更宜居。这种价值是巨大的,也是值得想象的。但是,俗话说得好:任何一件好事,如果成为追风赶潮之作,就很容易变成有问题的坏事。美国ESI公司基于对全球171个智慧城市样本研究发现,成熟智慧城市的一大表象就是打破政府各机构、各部门之前的信息壁垒,将一个个信息孤岛串联起来,真正做到协同发展,编织出强大的流通数据网,支撑智慧城市良性发展。换言之,没有流通数据,实现智慧城市的愿景,不过是一纸空谈。

  诚然,人工智能、5G、大数据等先进技术方兴未艾,但是正因为这些推动智慧城市落地生根的技术尚处于初级阶段,让智慧城市现阶段或者未来短期内的有效落地,成为了未知数。当然,技术的研发尚可归结为时间问题。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关键的问题:技术在智慧城市建设中究竟该扮演怎样的角色?现如今,国内智慧城市建设技术驱动显著。而对于技术的狂热追求,让许多智慧城市建设项目沦为技术的简单堆砌。事实上,无论是信息壁垒、数据孤岛,还是技术喧宾夺主等问题,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在智慧城市建设过程中,缺乏源自于对城市规律认识、适应和回应的系统性顶层设计。

  智慧城市的灵魂在于更好服务人民美好生活

  对于智慧城市建设而言,顶层设计是灵魂,是引导其走向成功的“明灯”。它不仅仅从宏观层面给出了智慧城市建设的方向,同时也可以回答“智慧城市如何产出”“政府建设完智慧城市又要怎么发展”等关键又复杂的问题。要知道,在智慧城市建设过程中,这些问题如果成了“糊涂账”,难保智慧城市发展不会碰钉子。或许,一线大城市拥有雄厚的资本,即使理不清这些问题,可以勉强“摸着石头过河”。但是对于更多的中小城市而言,没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加持,如果仍一味地追着一线城市走,那么充其量只能搬来智慧城市的“壳”,在筹划建设、运营等层面却搬不来智慧城市的“核”。这样很容易以“前期投资热如潮,后期烂尾无人收”的尴尬局面收场,天津的经验可以供更多城市借鉴和学习,这样很多城市就可以少走弯路,在借鉴中结合本地实际情况,因地制宜进行发展。

  诚如专家所言,构建智慧城市顶层设计,关键问题是要明确建设智慧城市的核心是在建城市,“智慧”只是城市的加分项。因此,只有面向城市的真正需要,智慧城市才有生命力;只有基于对现阶段真形势、真问题和真任务的有效剖析、理解和陈述,同时对未来的一切加以筹谋,才能避免智慧城市顶层设计在实践过程中失灵、执行力度大打折扣、实施信心不足,甚至成效微弱等问题。因此,未来,各大城市在完善智慧城市顶层设计的过程中需要注意:在汲取国际优秀经验的同时,加快面向城市真问题的基础性创新,引导信息化行业有效地服务于城市需求,而不是城市去适应技术和产能,尽快形成能够回应城市真问题、运营模式可行的系统解决方案。同时加快从智慧城市来,到智慧城市去的思维,不去包装概念,而是用新兴技术、策略,来帮助城市做好情景反演,从而服务于智慧应用的选择。(津云新闻编辑孙畅)

  周子勋,资深评论员。

文章评论